实现共同富裕要在分配上下功夫

理解共同富裕有两个关键点,一是“富裕”,二是“共同”。“富裕”体现了生产力标准要求,是继温饱、小康目标之后的升级版,反映了人民群众物质生活、精神文化生活的高水平供给和高品质消费的质量属性。“共同”则体…

理解共同富裕有两个关键点,一是“富裕”,二是“共同”。“富裕”体现了生产力标准要求,是继温饱、小康目标之后的升级版,反映了人民群众物质生活、精神文化生活的高水平供给和高品质消费的质量属性。“共同”则体现了生产关系性质要求,是人人有份、公平正义的分配形态,彰显共同劳动、共同创造财富、共同享有发展成果的价值导向。实现共同富裕,难点在于把“蛋糕”分好。而要分好“蛋糕”,掌握公平分配的节奏、火候和主动权至关重要,应注重完善分配制度、优化分配结构、理顺分配格局,正确处理好效率和公平的关系。构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协调配套的基础性制度安排。初次分配是指国民总收入直接与生产要素相联系的分配,劳动、资本、土地、知识、技术、管理、数据等生产要素由市场评价贡献、按贡献决定报酬。初次分配要兼顾效率和公平,而不是只重视效率,否则会增大再分配的难度。在初次分配中应提高劳动报酬的比重,增加劳动者特别是一线劳动者劳动报酬,在最低工资保障、破除垄断、防止资本无序扩张、推广企业员工持股计划等方面作出制度安排。再分配是在初次分配结果的基础上各收入主体之间通过各种渠道实现现金或实物转移的一种收入再次分配过程,是对初次分配结果的有力调节。再分配要更加注重公平,它是缩小收入差距、加强政府干预的关键场域,以税收、社会保障、转移支付等为主要手段,合理调节城乡、区域、不同群体间分配关系。在税收调节中应完善直接税制度并逐步提高其比重,在社会保障制度中注重体现收入再分配效应,在转移支付中突出中间横向和纵向的均衡调剂力度。第三次分配是社会主体自主自愿参与的财富流动,是对初次分配和再分配效果的有益补充和完善,以社会捐赠、民间互助、志愿服务等慈善公益活动为主要分配形式,反映了公民参与公益、帮助弱者、完善自身道德的社会进步要求。促进第三次分配需要健全捐赠制度,营造宽松的政策环境,重视企业家回报社会的迫切愿望,完善社会组织投身公益体制机制,最大限度地激发企业和个人的慈善捐赠热情。形成中间大、两头小的橄榄型分配结构。在这种分配结构下,社会较为稳定,又具有较强的社会活力、旺盛的消费能力、较少的社会矛盾,是世界各国普遍追求的理想分配状态。培育一个庞大的中等收入群体是形成橄榄型分配结构的关键。目前我国已有4亿以上中等收入群体,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提高中等收入群体比重需要加减并用。一方面,着力提高低收入家庭综合收入,增强财富累积能力,提高劳动者报酬水平,扩大财产性收入比例;另一方面,有效降低养老、教育、医疗、住房等生活成本,降低中等收入群体综合税费负担。同时,防止社会阶层固化,创造条件畅通向上流动通道,使整个社会充满积极向上的发展希望。形成橄榄型分配结构还要注重抓好“两头”:一是做好低收入群体的收入保障,建立解决相对贫困的长效机制,关注解决贫困边缘户、失业群体、创业失败者、非正规就业人群的家庭生计问题,不断提高最低生活保障给付、大病医疗保险支付、社会救助保障水平;二是合理调节过高收入,取缔非法收入,鼓励富裕群体履行社会责任,为高收入人群和企业更多回报社会营造环境氛围,对一些行业不合理的、虚高的收入实行综合治理。对收入的调节要善于用经济手段,比如发挥税收对收入的调节功能,在个人所得税、房产税等领域作出合理的制度安排。此外,在金融调节方面,为低收入家庭、工薪家庭提供低成本信贷支持,缓解生活压力,提高创业收入。形成合理有序的国民收入分配格局。国民收入分配是指一个国家物质生产部门的劳动者在一定时期内新创造的价值总和在社会成员或社会集团之间分配的过程。一般有两个重要的指标度量,一是在国民收入核算中劳动者报酬、政府税收、企业盈余之间的比例关系,二是在国民收入中居民收入、政府收入、企业收入的比例关系。近年来,随着三次分配调节力度的加大和精准脱贫政策措施的贯彻落实,我国国民收入分配格局总体上适应了经济发展、社会进步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的需要。当前,国民收入分配格局优化的关键是“两个提高”:一是提高居民收入占国民收入的比重,二是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实现“两个提高”需要多管齐下,坚持系统观念,在更广阔的领域推进改革创新。首先,加大三次分配的调节力度,让增量财富更加导向劳动报酬、更加倾斜人力资本所得、更加扩大居民收入保障水平。这需要全社会形成人力资本型、技术驱动型的产业经济发展模式,同时匹配相对较高的产业层次,让增量财富更多源自人的创造而不是物的消耗。其次,加强科技自立自强,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在关键核心领域实现重大突破,在国际贸易和产业分工体系中抢占价值链高端环节,从过去的低价值分配向高价值分配转换,提高产业链增值分配水平。再次,推进工资协商议价机制建设,改善劳资关系、劳动关系,加强劳动执法监察,切实保障劳动者权益,增加劳动者对工资决定的话语权。最后,完善创新创业生态,持续优化营商环境,降低创业成本,提高科技工作者技术成果转化应用水平,完善知识产权交易、版权交易机制,让有知识的人、有技术的人、有经营能力的人有更多的财富获得机会。作者:王旭(吉林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光明日报》( 2022年02月26日 11版) 责编:秦雅楠